【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徐華遜博士(任職於海洋大學鯊魚永續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http://a.bbi.com.tw/Gossiping/1HuX3L2G.html

這邊我想就這次鯨鯊放流事件,來談談從蓄養到放流的過程,一些
問題的討論,從我的觀點及想法來看,當然如果我沒有講到的,可以
在下面留言繼續討論,不過這邊我就不談論到底該不該有動物園或
水族館?到底該不該養寵物?到底該不該吃肉?等等之類的問題了!


Q 海生館當初該不該養鯨鯊?

A 除了這兩天放流的這尾,當初陸續共養了三尾,包括當時最火紅的
嘉嘉。2005年開始養這尾鯨鯊,在當時還沒全面保育的階段, 如果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徐華遜博士(任職於海洋大學鯊魚永續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id=208969662447390&story_fbid=637114886299530

鯨鯊放流行動一結束,這兩天一直有朋友陸續透過網路和電話來表示關心,多的是加油打氣,但其實心裡非常的虛,對於一場嚴格來說算是失敗的標識放流,過多的溢美之詞讓我顯得更加不安,我們這樣做是對是錯?對鯨鯊是好是壞?我盡量將過程以及一些想法記錄起來。

星期二從中午和孜孜、小C去海生館看鯨鯊在水族箱裡最後的身影,然後討論標識放流的細節。

直到半夜十二點半,開始集合,放流作業時間決定提前一個小時開始。

前面把鯨鯊跟缸裡其他生物隔離,接著趕鯨鯊入帆布擔架,到這邊都算是非常順利而且迅速。

在吊掛帆布到大水槽的過程才開始出現第一次狀況,因為鯨鯊頭重尾輕,以至於吊掛時平衡無法掌握,不過經操作吊車工程的師傅拿來拖板車貨櫃車那種綁帶來崩住擔架的鐵框之後,問題也很快獲得解決。

鯨鯊連擔架水槽一起從館內吊掛到拖板車上固定,到這邊為止,所有過程決策似乎都是海景公司的人,雖然海生館出動大批人馬,但是好像也只能在旁攝影照像記錄。

換我們標識組三人上場,海生館的獸醫以及野柳海洋公園的陳獸醫也一起上車進水槽。本來他們希望在等開車的過程我們趕緊標識完然後下車,但我堅持要呆在整個運送過程的水槽內直到吊掛進箱網前,確保標籤沒有脫落,若標籤出狀況也能即時在水槽內處理。

之前說鯨鯊頭部(靠車頭位置)右前方會有一個維生系統,我以為有高壓氧或者小型造波器之類的,沒想到只是一個抽水幫浦,讓水槽的水可以不斷循環。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徐華遜博士(任職於海洋大學鯊魚永續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wsgohome

之後我會在就我所知的部分,寫一個從決定放流到放流過程的Q&A,這邊我就先著重在過程跟心情描述了!

隨著箱網出海,沒多久,海景的人員準備下水要將箱網的網子放掉,讓鯨鯊自然回到海中,此時還不到清晨五點。

放流的位置在定置網附近,不過因為颱風季節,所以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網子了。放在那個位置基本上我是同意的,因為定置網會設在那裡,就表示會有洋流經過並帶來魚群,再者,那組網子每年都有誤捕鯨鯊的紀錄,顯示那邊就是鯨鯊的洄游路徑,如果海生館的鯨鯊能像野生鯨鯊一樣,自己索餌自己洄游,放在那邊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第一次野放據水下的郭教練跟柯師傅說,沒有問題,標籤也順利沒卡住,總算讓我最擔心的事情放下。沒多久,海景的船隻準備回航,我們的船也離開到較遠的地方。

看鯨鯊在水下的情況不錯,我們也在想差不多可以回港了。突然我念頭一轉說:我們繞一個大圈看看好了,如果沒有看到鯨鯊,我們就回去吧!

「啊!再那邊!」才剛說完船上就有人發現鯨鯊的行蹤,並用手指著船的左前方。本來我還以為在開玩笑,結果順者手指的方向看去,靠,真的看到鯨鯊的背鰭跟尾鰭陸續露出水面!

這不對勁,如果是野生鯨鯊在標釋放流之後,通常會快速潛入深水,少部分會留在淺水層一段時間,沒有看過浮出水面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那尾鯨鯊原來在繞圈,跟在館裡水族缸的行為幾乎一模一樣,不但是只有逆時針繞,繞的範圍大小目測跟在館裡也差不多,跟本游泳的習慣還是在缸裡啊!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徐華遜博士(任職於海洋大學鯊魚永續研究中心)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id=208969662447390&story_fbid=637115359632816

這個部份是最不想提起的,因為那畫面太過讓人不捨,但還是必須要詳細地把它記錄下來!

九點半左右,覺得總算成功放流,內心其實很興奮,差不多中午就可以開慶功宴那種感覺,沒想到到了十一點半,正準備要打電話聯絡吃飯,手機先了一步響起來:徐博士,這邊是滿豐漁場,有漁民說看到鯨鯊擱淺!

「我馬上過去處理!」掛掉電話之後,馬上聯絡柯師傅等人,我們三個都才剛盥洗完畢而已,帶上必要的傢俬,我們又從海生館為我們準備的宿舍,驅車前往竹坑的定置漁場。

我們到了沒多久,公共電視、動保團體的人,還有海生館的王館長,產學合作中心的李主任,生物訓養組的呂主任,蕭技正等人也都陸續到達,當然其他一些海生館的人員以及海景的人員也都到了。


一開始我以為,跟第一次一樣,鯨鯊又在淺水區擱淺了,所以當務之急可能是需要聯絡可以協助的船隻,再帶人前往拖救。

據定置網業者說,是漁民發現了通知漁業電台,漁業電台通知海巡,海巡的跟定置網業者說,業者再通知我們前來,我們到達現場時,距離發現鯨鯊擱淺的時間差不多過了半小時。

一時沒有聯絡到漁船,一群人於是坐車往南開一段之後轉進連往海邊的小路,之後有人從海邊的礫石灘鵝卵石灘過去,有人穿越防風林的小路過去。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資訊來源: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070427/3429009/

【2007年04月27日-綜合報導】上月底誤闖花蓮七星潭外海定置漁場的一尾小母鯨鯊,花蓮縣府和漁會、賞鯨業者合作,下月一日起推出「與鯨鯊共游」觀光活動。不料業者偷跑,本周日私自招攬十七名遊客,加上八名工作人員,二十五人下水和小鯨鯊共游,結果鯨鯊受驚嚇不再進食,並出現自殺行為。

虐待動物

負責餵養小鯨鯊的女餵養員孟璘(二十七歲)非常心疼;她向縣府反映,希望活動延後,卻無下文,孟璘前天憤而辭掉工作表達不滿。她向《蘋果》投訴,表示「絕不能讓這尾小鯨鯊成為商業利益下的犧牲者」。

五年前列保護物種

天性溫馴的鯨鯊五年前被「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正式列入保護物種,台灣今年限捕三十尾。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副教授、中華鯨豚協會理事莊守正昨獲知業者和遊客行徑,痛批:「鯨鯊是野生動物,那麼多人擋住牠去路,牠當然會緊張,不出事才怪。」花蓮大漢技術學院運動休閒管理系講師張冠正則批評縣府「吃緊弄破碗」(台語:操之過急),徒然讓生態教育出現反效果。
受驚嚇的小鯨鯊體長四公尺五十公分,重約七百公斤,孟璘表示,小鯨鯊本月十三日從定置漁場,移入長寬各五十公尺、海面下深十五公尺的人工箱網,十五日開始由她負責餵食。她和小鯨鯊相處六天後,小鯨鯊才在她引導下吃了二公斤南極蝦,讓她非常高興 。

潛水追逐阻擋去路

沒想到隔天就有業者私自載台北來的遊客,每人收費三千五百元,潛入箱網跟鯨鯊共游,不但接近追逐,有人甚至擋在牠前面,讓鯨鯊受到驚嚇,事後不但不再靠近她進食,在箱網裡游動時還不時擦撞箱網,導致右嘴部位出現長約四十公分、寬五公分的破皮。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此文描述之海洋館,為台北海洋館(已於2007年歇業)

作者:徐順利 (銘傳公共事務研究所)

資訊來源:http://www.ptt.cc/bbs/NTUscuba/M.1033650122.A.450.html

想起一年前,我還是一個在台北海洋館的工作人員。數不盡的夜晚,我自願無加班費的留宿在養殖站,只為陪伴與觀察剛進館內的生物。滿腔熱血卻被冷冷的澆熄,「談保育就不要在海洋館工作,海洋館是營利機構不是保育團體」,「海洋館就這樣了,要嘛就留下,不要就滾蛋」,主管的話彷彿一柄利刃,切斷我那份僅有的依戀,與日日夜夜與館中生物相處的矛盾痛苦掙扎。

回想於去年3、4月間,有漁民向館方回報定置網內有隻海龜落網,館方隨即載回飼養,但因館內無野生海龜飼育經驗,且因是違法捕捉,而不便請相關專家學者來指導,於是這隻原本健康的一隻海龜,不久就死了。死因雖然不確定,但死前龜體多處潰瘍,經推斷是細菌感染而死。

去年5月底,漁民又回報捕獲一隻約2公尺的鯨鯊。館方至漁場後發現該鯨鯊體長超過2公尺,館內的魚缸可能會不夠大,但鑑於鯨鯊知名度及宣傳價值高,可以吸引遊客來館參觀,於是設法載回館內展出。一隻實長約2.8公尺的鯨鯊,放到長約12公尺、寬約4公尺(中間最窄處約3公尺)、深約2.5公尺的魚缸中。鯨鯊是洄游性魚類,會一直不停游動,於窄小的魚缸內,其後果可想而知。鯨鯊一直不停摩擦缸面,紅腫-破皮-出血-遍體鱗傷。為避免遊客發現鯨鯊遍體鱗傷,還在魚缸面外貼一層層黑膠帶,而對遊客說那膠帶是為避免鯨鯊受到驚嚇,而它的傷口是在定置網中掙扎受傷的。

記得該鯨鯊是5月25日(星期五)進來的,隨即館方發媒體對外宣稱說是漁民捐贈的(實是花15萬元向漁民購買),海洋館是基於保育觀念來搶救它的。

5月26日(星期六):包括海洋大學等多位專家學者聞訊前來,並建議館方因魚缸太小,最好趁其狀況較好時,儘速放生回大海。

5月27日(星期日):各學術單位如澎湖水族館等紛紛來電詢問狀況,或熱心傳真鯨鯊相關飼育資料,提供館方各項支援。同時因假日遊客人數不如預期,館方討論是否將鯨鯊放生,以營造另一波宣傳以吸引遊客。

5月28日(星期一):因鯨鯊狀況持續惡化,但因魚缸後勤空間太小,活體捉出技術及困難度太高,於是決定放棄放生,以避免在捉出過程中死亡,反而造成宣傳反效果。鯨鯊至下午約3點時停止游動,遲至7點時停止呼吸。隨即「拖」出後,賣給漁民一萬餘元。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此文為2001年文章,其所描述之海洋館,為台北海洋館(已於2007年歇業)

作者:一群良心不安的海洋館員工

資訊來源:http://www.lca.org.tw/avot/06/39.htm 

當初到士林台北海洋館工作,是為了館內許許多多美麗的海洋生物所吸引而來;但工作至今,卻感到十分無奈與茫然。

不只一次看到進館內展出的珊瑚,我常納悶這些珊瑚是哪「鑿」出來的?館方利用夜間較無遊客時,用魚槍射殺館方所謂「不具觀賞價值」的魚 ( 部分非病魚 ) ,只是因為換展其他生物而難以捉出所以射殺。

與漁民合作捕捉海龜,偷偷摸摸飼養,生病了,因為怕被發現未經許可盜捕及飼養保育類動物,因此不敢對外求助有經驗的專家或學者,於是土法煉鋼,餵了一些不知適不適當的藥物來試驗;養死了,便偷偷透過漁民載往外海丟棄。

為展出稀有的鯨鯊牟利,明知缸體太小卻仍將體長達 2.8 米的鯨鯊硬塞入,造成牠常常碰撞及摩擦缸壁,為避免遊客看到鯨鯊一直摩擦缸壁而紅腫出血,還在常碰撞的地方貼上一層層膠帶與黑布來遮掩,說是怕牠受到驚嚇。為避免媒體負面報導,更要求所屬員工統一對外說辭「牠是好心的漁民捐的而不是花錢買來的,館方是為保育在搶救牠而不是在展覽圖利」  。

唉!事實上,每天在海洋館工作的我們是感到相當無奈而無力的,因為受僱於館方,卻不得不當起「殺手」;但當每天面對這些生命時,卻不時受良心煎熬,雖曾向館方反映,館方不但置之不理,甚至還拿「開除」來做要脅而一意孤行。館方說「現在經濟不景氣,吃飯都吃不飽了,還管什麼生態保育、尊重生命」,難道是我們太迂腐守舊?不知變通?

無論如何,現在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即使千般無奈與不願意,也只好在這做一天算一天,而對於每天面對館內生物的我們,該為牠們做些什麼?心理才會比較好過呢?阿彌陀佛 …… 。

有時想,海洋館這種經營理念及管理態度,在拿到政府相關單位的保育類動物飼養及展出許可後,會是台灣保育類動物多大的一場浩劫!當然館方他們又會冠冕堂皇的說「是為了推廣自然生態保育,所以 …… 」或製造「生態保育」的假象來合理化其行為,但可憐的是那些生物,因為 ── 牠們不會說話,所以被予取予求、任人宰割。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到有人因為運動神經失常,連最簡單的寫字都得花上好久好久,就覺得能打字滑手機的自已幸運到爆炸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有天晚上,排舞排得很累的時候,我突然懷疑,在我短短的人生,我犧牲了我的家人、朋友,犧牲了愛情,為了一場演唱會,讓自己花那麼多時間,究竟值不值得,但是今天晚上,當我緊緊抓著雙環吊在空中,布幕落下聽到掌聲的那一刻,我便很清楚而明白,原來這就是我喜歡的一切。

不管未來會花三個月3年或30年,我都要這樣下去。  --蔡依林

李昌憲:「一打開薄薄的工資袋/驚見裝著的竟是自己/啊!青春和鮮血」

看完蔡依林的地才,莫名感動。

想起高中國文老師曾說,如果得死,他希望死在講台上。

與其不斷對自己說你在幹嘛你在幹嘛你在幹嘛你在幹嘛你在幹嘛你在幹嘛你在幹嘛,

何不把重複描述無限輪迴句子的時間,拿來做點什麼才好呢。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