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分類:[系列] 麻油雞攤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您說什麼?』澄澈的眼眸,寫滿了不可置信。

『是真得。』老邁臉龐朝他點點頭。

『您說她是…我老婆!?』稚嫩的臉龐,有點扭曲。

『是真得。』老邁臉龐朝他又點點頭。

『姥姥,您昏頭唄,我是隻鳳凰,』他指著水鏡裡那襁褓中的女嬰,翅尖一抖一抖道:「她可是人類阿。」

『佛曰,不可說。』姥姥慈藹看了看他,端起茶。

 

那時候,這森林多麼平靜阿,他想。

 

要不是那名誤闖森林的人類恩將仇報…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和室裡,滿身紅羽毛的男孩與右眼掛著刀疤的少年,一左一右,分坐長桌前。

 

「喂,你到底吃是不吃阿?」瞧男孩直望桌前便當發呆,少年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難不成鳳凰都像你這般挑食?」

「我不叫鳳凰,我叫朱大祥。」男孩嘟噥。

「豬大腸?什麼怪名字。」見男孩抿抿嘴,不發一語,少年又道:「別說我沒有提醒阿,湘玲姊最討厭別人不把她做的東西吃完,你這樣放著,小心等等挨揍。」

男孩遲疑朝便當望去,少年壓低聲響,續道:「湘玲姊做的便當,是出名的難吃,你在這樣繼續擺下去,難吃的東西只會更加難吃。」語畢,少年朝便當努了努,狀似鼓勵道:「男子漢有點擔當,一口氣把它吃完吧。」

少年正要再接再厲,和室紙門板突然刷的一聲拉開,長著狐尾的女子朝男孩招了招手,微笑道:「大祥,師父回來了,還帶回一包東西,你跟我來去見見。」

男孩默默站起,朝女子身後走去,女子將紙門拉起一半,忽朝少年交代道:「我剛剛在門後,聽說你很喜歡吃便當阿。為了怕便當冷囉,不如你就幫大祥吃完吧。」

將少年的愁眉苦臉,刷的一聲遮至紙門後,被少年稱作是湘玲姊的狐尾女子,朝男孩伸手微笑道:「走吧。」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視線一片模糊,陳浩男朝臉伸手一摸,滿手是血,這才發覺是血流入眼的緣故。

 

毫無喘息時間,九皋再度朝陳浩男激射而來,伸出腳爪,將陳浩男一舉抓起,飛上高空,朝地面拋下,觸地剎那,陳浩男五臟六腑一陣翻攪,全身上下每根骨頭好似被摔碎的劇痛,有些什麼從喉頭湧出,陳浩男伸口一張,吐出血來,頭昏腦脹,不能言語。

會掙扎的獵物,才有獵殺的趣味。

刻意選擇摔不死人的高度,無非就是想讓遊戲能玩久一些,沒想到人類這麼脆弱。九皋無趣地望著軟趴在地,目光渙散的獵物一眼,懊惱地想。

「聽說人類在還活著的時候,腸子特別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會…死在這裡嗎?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墨鏡男在外頭鬥嘴時,陳浩男正努力朝袋內摸索。

袋壁極為滑溜,陳浩男不信邪,一寸寸仔細撫摸,曲著身體將周遭摸了一圈,依舊摸不出個所以然。

這東西的材質到底是什麼啊?

陳浩男腰酸背痛地朝後頸捏了捏,腦中靈光一現。

沒差吧,反正試試看。

陳浩男將手指曲成雞爪樣,朝袋面輕搔了起來。

 

朝袋面搔弄一會,依舊沒什麼變化,正想放棄,袋面突然一陣翻騰,原本光滑的壁面,突然冒出類似雞皮疙瘩的突起。

陳浩男感到上方突然泛起微光,好奇抬起頭,只見一排並列發光的數字,就這麼莫名其妙出現在他的頭頂上。

數字依序是『1:58』、『500』、『3』。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落入袋中的陳浩男,心頭一驚,便欲掙扎站起,但覺入手處一片冰涼,摸起來類似鯰魚皮的滑溜觸感,完全無法施力。

不曉得會被帶去哪裡?做什麼?能逃跑嗎?袋中空氣足夠嗎?如果被丟進海裡怎麼辦?

對未知的恐懼感襲遍全身,令陳浩男不禁焦急喊道:「喂,放我出去!」

但鯰魚皮似乎連聲波也能吸收,任憑陳浩男拳打腳踢,叫得力竭聲嘶,聲音根本傳不出去。 

聽袋外的墨鏡男又是『約定』又是『寶藏』,毫無邏輯亂七八糟的宣言,完全搞不懂是啥意思。

陳浩男悶悶盤腿坐起,只差沒學一休和尚,沾口水朝頭皮猛刷時…

 

 

更糟糕的事來了。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墨鏡男將最後一塊雞腿塊塞進嘴裡,吃著吃著居然默默流下淚。

我煮的雞湯真有這麼讓人感動嗎,望著墨鏡男淚流滿面的臉,陳浩男心下揣測。

直到將最後一口湯喝得碗底不剩,墨鏡男才從口袋拿出手帕,摘下墨鏡,把淚擦乾,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了陳浩男一記巴頭。

「你到底在幹嗎?」墨鏡男怒吼道:「雞‧在‧哭‧泣‧阿!」

喂!哪有這樣亂打人阿?莫名其妙挨一記的陳浩男,正欲發作,沒想到墨鏡男卻以更快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的朝陳浩男胸前一點。

瞬間,陳浩男只感一陣劇烈疼痛從胸前急速擴散開來,肌肉不自主抽搐,令他砰的一聲跌坐在地板上。

同時,墨鏡男起身衝進廚房,拿起菜刀。

就在陳浩男心中響起『我命休也。』的感想時,墨鏡男突然從水桶裡撈出正在清洗的半隻雞,放上木製砧板,就這麼剁剁剁地切起雞來。

完全忽略躺倒在地,痛到臉色發白,不斷流下斗大汗珠的陳浩男,將雞腿塊入滾水汆燙撈起後,墨鏡男全神貫注炒著混合雞油的薑片,不一會功夫,濃郁誘人香氣隨即瀰漫整間店鋪。

忙碌一陣後,墨鏡男從口袋中掏出類似茶包的東西,放入滾沸麻油雞湯中,又待十多分鐘後,才小心翼翼按比例將雞塊與湯汁滑入碗內,朝臥躺在地的陳浩男頸椎、腰際重重一擊,將他由地板上拉起,栽放到座椅前,不容辯駁道:「吃。」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請你。』陳浩男不由分說將紙碗連同免洗筷塞進男孩手裡。

『…』男孩瞧著那湯碗裡的雞腿遲疑半晌,從肚裡發出驚人咕嚕聲,終究掰開筷子,就這麼蹲在遮雨棚下大啖起來。

 

那天一早,才將鐵門拉起,陳浩男就在對街發現了他,約莫六、七歲左右的男孩,雖然農曆春節剛過完沒多久,但那孩子一身紅衣紅褲紅外套,實在讓人很難不去注意。

出乎意料之外,整天下來,路上行走的人那麼多,卻沒人朝那孩子望向一眼。

雖然試圖趁下午沒客人時,朝那孩子招手,招呼他過來店裡吃些什麼,但那孩子卻刻意避開陳浩男的注視,僅是自個默默望著眼前地板發呆。 

 

將攤販車推入店內,捲起遮雨棚,收攤工作大致完工後,陳浩男再度朝男孩走去,瞧見吃得乾淨溜溜的空碗,陳浩男不自主地露出微笑:『好吃嗎?』

『難吃死了。』男孩睜著無辜大眼。

喂喂…冷靜點阿自己,難道你已經淪落到跟個一整天沒吃東西的小屁孩一般見事嗎?陳浩男接下男孩遞過來的紙碗,佈滿青筋的臉上,硬是擠出一絲勉強的微笑:『不爽不要吃呀!』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學長,休比奈燉了鱸魚湯,等等我拿過去一起吃吧。」

陳浩男一關上廁所門,逐漸清晰的阿德影像,隨即浮現在水杯表面。

休比奈?那女生的名字嗎?是說要拿湯來這種事用電話打來說一聲應該就可以了吧。

「今天的會客時間結束了。」

「這樣呀。」阿德流露出失望的語氣。

…有必要這麼沮喪嗎。

「對了,學長!」

「什麼事?」

「你上次不是用符紙照片將妖物成功吸進手機裡嗎?」

「嗯。」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一直很喜歡這裡的風景,怎麼說呢,也許是這城市裏取景最好的大樓吧。」

廠商會談結束後,吳組長將陳浩男帶往大樓內部員工專屬戶外咖啡廳,拉開鐵椅,點起煙。

「最近還好嗎?」吳組長問。

「…恩。」陳浩男將公事包放在一旁鐵椅上,起身倒了兩杯水,放在桌前。

「我剛來這公司的時候,跟同事處得並不好,唯一比較熟悉的,大概就是面試時曾經見過的組長了。那時候,組長成了我在公司中唯一可以進行正常對談的人,他偶爾會在下班一起去吃宵夜時,跟我抱怨前總經理對他做很多的要求,讓他感到壓力很大,許多專案想開發執行,可是人手就那麼多。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我會盡力去做的,我對組長說,後來也花了很多假日空閒時間,把企劃案做出來,讓組長能拿出東西,對上頭報告。」

「如果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問我,在組長要前往會議室前,我這麼對他說。我認為自己已經詳細解說整體的概念與架構,但這個案子不是組長親手寫的消息,還是莫名被長官知道了。組長在不久後被替換了下來,接手的是研發一組的副組長,那副組長的風評向來不好,是個會欺騙女孩子的傢伙,雖然依舊是組長與組員的關係,我卻沒有像跟前組長一樣與他成為朋友。雖然不認同那人的行事作風,他交代的事情,我還是仍舊會將它處理好,但是前組長卻認為我幫那組長做事,是一種背叛他的舉動。」

「我失去了在職場上唯一的朋友,而且我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照理來說,公司花錢請人做事,實在不應該爲私人喜好,故意扯別人後腿,但如果只是依規定辦事,又會得罪本來跟自己要好的朋友,我就在這樣兩難情況下,過了半年,公司爆出一件大事。」

「那位組長不小心搞大了行政組某位同仁的肚子,湊巧的是,那女生正巧是常務董事的乾女兒,已婚又搞大別人的肚子,情況當然很悽慘,我們又再度沒了組長。前組長那陣子的臉色都很不錯,他認為既然前來取代的人沒了,讓他回到原本的位置,也是理所當然了。然後某天,前總經理把我叫進辦公室,問我有沒有意願接下組長的位置。」

吳組長默默吸了一口菸,吐氣。

「說不掙扎是騙人的,我當下就跟前總經理說,何不讓前組長回到他熟悉的位置上呢,他的經歷比我多,人脈也比我廣。」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恩,這樣應該就可以了。」陳浩男推開主控室的門,從嚴熱的機房中走了出來。

「不好意思,在你母親正需要你的時候,還讓你特地跑一趟。」吳組長將罐裝咖啡擺在陳浩男的辦公桌上,有些感嘆道:「想不到,資訊部人手這麼多,出問題的時候,還是非你不可。」

那是因為大家都用一種看好戲的心態,在一旁冷眼旁觀的關係。

陳浩男拉開拉環,默默喝起咖啡。

在陳浩男最初來到公司時,情況其實並沒有那麼糟。

那時候,他也跟眾多菜鳥一樣,為了融入公司環境,會隨著資訊部的大夥一同出去吃薑母鴨什麼,比自己早進公司三個月的同事-甘霖亮,在一開始的時候,其實跟他也處得不錯,雖然偶爾他必須處理一些本來並不屬於自己工作範圍裡的事,但大體還算順利。

某次週末晚上,甘霖亮邀約陳浩男與其他新進的同事,一同前往東區新開幕的酒吧喝酒,酒過三巡,大夥的話聊開了,陳浩男才發現同事們其實全都很討厭他們共同的頂頭上司-吳組長。那老頭也沒什麼了不起,就只不過是仗著對前總經理拍馬屁,莫名奇妙被提拔到這個位置,其實根本就沒有能力,某前輩大著舌頭說道。是呀,總是叫我們做些開發的舉動,什麼鬼,開發這種事情應該是由組長來做吧,我們本來就是負責執行就是了,不然他的薪水多我們那麼多,領假的呀,另一位前輩紅著臉大聲吆喝道,酒保,快,拿酒來。

『沒錯,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甘霖亮舉起酒杯,淺抿一口道:『各位前輩,我們都受夠在廢物底下做事了,這樣下去,資訊部只會越來越糟。』甘霖亮眸底精光乍閃道:『趁著此次的新總經理上任,下星期一,我們何不發動集體連署,一同向上面請求罷免這個廢物,讓大家一同脫離苦海呢?』

好,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確實是個可考慮的方案。有人附和。

但是…如果失敗,我們的日子就會更難過了。有人遲疑。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泡泡駕駛練習告一段落後,陳浩男與阿德來到了無邊無際的軟爛物質上空。

「準備好了嗎?」陳浩男問。

「開始吧,學長!」阿德熱血握拳。

「阿德!你的雞冠頭真是舉世無雙呀!我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均勻亮眼的色澤!」

「才不呢!學長!一想到你居然為了找我,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個魔界之地,這樣偉大的勇氣!讓我感動得都想尿尿了!」

「千萬不要這麼說!阿德!看看你在我手臂上做了什麼!這完美的弧度、華麗的紋路,簡直就是抽象界中的達文西呀!

「學長!」「阿德!」隨著陳浩男與阿德兩人用盡丹田之力,不斷大聲喊出讚美後不久,看似平靜的黑色表面開始泛起絲絲漣漪,蠢蠢欲動起來。

 

『低語本身是沒有什麼自身能力的妖物,主要是靠吸取眾人惡念維生。』

『如果惡念讓它壯大,那就表示…』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可憐呦,父不詳的孩子,現在媽媽又自殺,哀這可怎麼活下去才好。』

『大姊,不然就妳帶他吧,妳們家庭環境較好,大姊夫當醫生,不缺一口飯唄。』

『什麼話!Peggy跟Vicky的學費有多貴,你們又不是不曉得,啊?光是要每個月付基本開銷就吃緊的很,何況他們還有圍棋班、舞蹈班的額外支出呢,你們哪,就是少根筋,總是不會替大姊我想想!』

『這樣吧,小妹她家…』

『對了,沒錯,我怎麼沒想到呢!小妹一直想要生個兒子,妳看,這不就有個現成貨嗎?況且小妹她夫家是賣麻油雞的,古人說賣吃不愁吃呀,這樣這孩子總算不會餓肚子,互相成就一樁美事呀,這多好。』

 

…這是最初的記憶。

 

『諾,這要下班了,我們到外面去等吧。』陌生阿姨的手,意外地暖活。

『郭嫂,要麻煩妳去給他的家屬打通電話。』悄悄吩咐,他一字不漏聽見了。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阿阿~你不是阿德!?」女子好似吃到什麼髒東西似,從嘴中發出呸呸呸的聲響。

「阿阿阿,我不是阿德。」男子鎮定答道。

綑綁男子身體的束縛,瞬間被收去同時,屋裡的燈就像變魔術似全都亮了起來。

「哇~有小偷!快來人,救命啊~」躲過一枚迎空飛來的吹風機,男子拍了拍變皺的襯衫,好整以暇從地面站起。對牆前正自隨手投擲的少女,有著一對毛茸茸的狐耳,身高約莫一米五多,在她身後,一根與體型極不相襯超長狐尾,此刻正隨著她激烈地投擲動作,不斷左右擺動著。

發現男子正用打量的眼光望著自己,少女鳳眼懊惱一瞪,怒喝道:「呀~變態,色狼,登徒子,別過來!再過來我要叫囉!」在空氣中行進的物品,也從鉛筆、碟子、遙控器,逐漸往大型家具邁進。

喂喂喂…與其胡亂丟擲一些看起來很貴的家具,為什麼不先把衣服給穿起來呢?男子往旁靈敏一閃,再度躲過一台凌空朝自己飛來的電視機,心中無奈地想。

邊閃躲著滿天亂飛的物品,邊從旁抄起一件外衣,趁著少女尋找下個目標物的空檔,男子將衣物朝女子的方向丟去後,隨即轉身道:「穿起來再丟吧。」

「…」少女狐疑地朝男子望去,迅速把衣物穿起身,而後遲疑朝男子問道:「你是誰?為什麼來這裡?」男子見少女已經平靜了下來,便把阿德交代他前來拿取符紙的事說了,為了加深可信度,他將從阿德筆電藍芽傳輸至自己手機的符紙照片,秀給少女看。

「就為了張符紙,他就隨便把家裡地址給了人?」漂亮峨眉蹙起。

「性命交關,麻煩小姐了。」男子懇求道。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盯著那塊污漬,足足有三十分鐘之久。

「我回去了,好好照顧你媽媽。」叫不出稱謂的親戚,照例朝他寒喧一番,待親戚離開後,他由電視室走回病房,將廁所裡的白色圓桶放在尿袋下方,洗手,轉開藍色開關,等尿液流出差不多後,用鑷子夾出酒精棉,將開關擦拭乾淨後關上,再度洗手。

『喂?』『阿男,今晚要不要回來吃,我煮了好多菜,你爸爸他胃痛吃不下,回來吧?』『媽,我正在開會,我等等打給妳。』喀嚓。

『媽,對不起,我還有一份改善報告還沒做完,今天不回去了。』『沒關係,沒關係,你忙,晚餐吃過沒?』『我先把這份報告用完,再吃。』『現在去吃!不要把身體用壞了!』『媽,對不起,結果我還是沒能回去陪妳。』『說什麼傻話,身體健康最重要,乖,先去買東西吃,再回來做都還來得及。』『好,媽妳也多保重,最近天氣很冷,多穿點衣服。』『知道,知道,呵呵。』喀嚓。

他將手用熱水沖暖擦乾,伸入綠色棉被裏,開始按摩起母親的小腿肚。

『為什麼不跟我說?』『你忙,我不想讓你擔心。』『這麼重要的事情…!』『沒事,沒事,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母親天真地伸出雙臂,朝左右轉動一陣子,企圖展現她一切安好,隨後又問道:『倒是你,都有沒有好好吃飯?還有不要每天都吃外食,太油膩對身體不好。』『媽!』

這是我媽媽,醫生判定她得到了胃癌第四期,她還在擔心我吃太油不好。

這份心意,讓他心中隱隱作痛。

雜誌翻落聲打斷他的回憶,他朝僵硬的眉間捏了捏,自摺疊床旁矮櫃拿起眼鏡。

「阿公!阿公的樣子不太對!淑美快叫護士!」「爸!爸!」「嗚嗚嗚…」一縷黑氣幽幽從隔壁床老先生七孔飄出,緩緩滑過在下緊急搶救忙碌成一團的眾生,宛若被牽引似朝門外飄去。他盡量在不動聲色的情況下將病床隔簾拉起,拿出抽屜裡的金剛經,在心中默念起來。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