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分類:短篇集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寫日記。」

「好呀。」

 

說好呀的是我男友,今年30歲,如果只看外表,大概會被新來的女同事嘲笑成「兩個人站在一起,就像大叔在援交」般不堪,如果補充上學歷職業,又會被人酸酸地稱讚「出一張嘴的階級真好」,雖然有時候狀況外,但本質上是個溫暖認真的人。

在一起五年,同居半年,在他父親被查出罹患癌症前,雖然偶爾吵鬧,相處還算融洽。

 

「我可能暫時都先待在台北,也會跟老闆討論是否能在家工作。」

「知道了,自己保重。」我關起line。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8 Fri 2013 00:30
  • 臥軌

 

他躺在冰冷的鐵軌上。

 

眼前是閃到讓人睜不開眼的閃光燈,身體下方壓著鵝卵石,

那凹凸不平的觸感,他曾在三十五年前體驗過,

那時候小溪仍然清澈,溪裡有魚,他們常去那裏唱山歌游泳,用自製木竿釣魚,

然後工廠老闆來了,溪被掩埋,地被填平,灌上水泥,蓋成工廠,

老闆說,大家都是台灣同胞,我賞你一口飯吃,你賞我一口飯吃。

 

他還記得老闆笑起來,嘴裡金牙閃閃發光,那光呀,有多亮呢?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2 Tue 2013 00:30
  • 鬥魚

 

她夢見將那缸魚全吞了下去。

 

丹寇指間夾起緞帶魚尾,張嘴一放,任其滑進腹腔,

光潔魚身緊貼潮濕溫熱的食道滑落、爆裂、蔓延,在體內扎根抽芽,


墨綠水草爆滿她的喉,她的嘴。


她開眼坐起,腥黏氣息循夢境追來,隨呵欠懸浮空氣之上,陰魂不散亦步亦趨尾隨她,

轉開門把前,她又朝魚缸望了一眼,確信魚還在。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陳淑芬完成鄰居間例行互動,走進屋內時,陳志明正好用完吹風機,他將塞進嘴裡的管口拔出,順手捏了捏臉,將西裝上的皺摺撫平。

 

「又那個啦?」瞧見陳志明換了一套新西裝,陳淑芬順口問道,下意識拍拍臉,拉了拉自己的連身裙,確定著裝完美無瑕,這才打開筆電,將適才鄰居們的對話一字不漏輸進電腦裡。

「真得很擠呢,下班時間。」陳志明答,剛搬進新家一星期,兩人都還在調適,期許自己盡快適應新環境,身為新婚夫婦的他們,也明瞭還有許多事尚待學習。

 

見陳淑芬打字飛快,專心一志輸入資料的模樣,陳志明摸摸鼻子,打開電視,按下快轉,開始看起影片來,在觀看影片將近一小時後,陳志明突然想起什麼似,朝陳淑芬開口道:「對了,後來妳問出答案嗎?」

「好像因為是『同姓』的關係,同姓結婚,在這裡有68%機率會生出畸形兒。」陳淑芬默默拿起茶杯,儘管已經過了一星期,她還是不太習慣握住類似圓柱的東西,「K組那群笨蛋,總愛扯後腿。」她特別加重『扯後腿』這三字,像小孩在炫耀新玩具。

 

「忙中有錯嘛,下次就知道了。」電視播畢,見陳淑芬又換了一套新衣服,陳志明不禁感嘆道,「妳的衣服還真多。」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離職》 

 

在梅子離職前一天,他與好友可可上了寶X大樓頂樓的健身室,帶著一打啤酒加160元的滷味。

 

健身室,美其名是公司福利,事實上只是老舊韻律教室加上破爛的器材組合,梅子坐在無法踏步的踏步機上面,拉開窗戶,點起一支菸,梅子總是這樣,就像可可當初在面試時問他,為什麼要抽菸時,他回答,因為想知道一個人的人生裡,到底能抽完多少支菸一樣隨性,被他的慵懶同化的可可,有一口沒一口吃著滿100元送20元的脆腸。

 

原本可可是相當討厭菸味的,但是自從入社會後,她才發現,世界上多得是比煙味更令人討厭的事。


「可可,我非走不可。」梅子將煙灰朝窗外點了點。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期末考週到了,為了不要讓寄回家中的成績單太過難看,我攤開課本,展開抱佛腳少女全力衝刺之旅,正當我握緊拳頭,朝天空大喝『神啊,讓我喔啪』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是誰?」我問。

 

「我是你室友,有事想跟妳討論。」在持續不間斷敲門聲中,室友口音極濃,鼻音超重,語速特慢的聲響,自門外傳來。

 

「痾…不好意思,明天我要考電子學、電磁學、電路學,現在正在忙耶。」我在門內坎坷不安的祈禱,希望室友知難而退,又過一會後,敲門聲終於停止了,正當我內心感到一陣慶幸時,外頭突然開始上演那些年,我們一起學的素女白琴。

 

「呀阿阿阿阿~斯---(據我判斷,這應該是擤鼻涕的聲音)我命苦呀~男朋友拋棄我,現在連室友都~嗚嗚嗚~我不想活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要相信我,不論我做了什麼,都是因為愛你。」

 

「那妳做了什麼呢?寶貝。」

 

「我最近認識了一個人,在路上遇到的,三十幾歲,是賣水果的,…我們上床了。」

 

「…什麼!?」

 

「因為那個男的,會帶我去摘水果,你卻只會叫我吃青菜,那個男的稱讚我是三重林志玲,你卻什麼也沒說…但是我很後悔,我還是想跟你在一起呀!人家真得很愛你,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想要確定自己很愛你,而且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最後一片葉子被冰雪封印,就是雪人出沒的日子。

 

珠穆朗瑪峰鄰近村落的居民,時常遭受雪人侵襲,如果村民沒有定期繳交金錢、糧食與嬰孩,雪人便會來到山下,殺光村裡的所有人。

 

村落裡,那些英勇年輕人,總是自願加入獵殺雪人的行列,但無論組團或單打獨鬥,每次每次,依舊沒有任何人生還。

 

武樓是村中最強壯的勇士,當他與馬連娜三歲大的兒子,被選中成為祭品時,他決定徵召村裡所有年輕的勇士,已獻祭品作為誘餌,將雪人引誘出來,予以斬殺。

 

馬連娜放心不下自己的丈夫與孩兒,她不顧祭司反對,偷偷尾隨著隊伍,打算在暗中幫助他們。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迷迷糊糊中,胡志帆似乎聽到一些爭執的聲音,

那些聲音頻率相當高,正用著他所無法理解的音調,好似討論著些什麼。


全身上下似乎都被塗抹著相當奇怪的黏液,令胡志帆情不自禁動了動身軀,

這一動,討論的爭執頓時消失了,胡志帆想睜開眼,卻發現雙眼完全打不開,

他想伸手將眼上的黏液撥開,右手卻滑溜溜地,宛若陷在油裡,完全使不上力。


到底在我身上塗了些什麼東西呀!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好意思,借光~借光~」

在劉伯幫助下,監視畫面很快被調閱出來,黑白畫面中,黃組長如眾人預期般走進B室,站在開關面板前待了一會,葉海茵的眼角突然抽動了一下,那一下相當輕微,以至於站在她身旁的兩人都沒有發現,黃組長開始將燈打開,緩緩走向訓育池旁的廣場,先是站立一會,接著,突然出乎意料地朝訓育池跑去,一頭跳進水裡。

 

看到這裡,胡志帆三人面面相覦,對於黃組長為什麼突然跳進池裡,完全沒有半點頭緒,從黃組長跳進池裡開始,快轉三十分鐘,黃組長再也沒有探出頭。

 

胡志帆與葉海茵跑去見了值班經理,希望能請維修人員前往下方抽水機查看,卻遭到值班經理的怒斥反駁。

 

「表演馬上要開始了,怎麼可以為了不明確的推論,影響遊客觀賞演出呢?」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白跳呀,小白~」

 

胡志帆將水桶裡的魚舉得高高的,朝水中的小白鯨揮了揮,小白鯨-小白隨即優雅地從水面跳起,一口將冷凍魚叼進嘴裡。

 

A室圈養的小白鯨總共有兩隻,一隻叫娜娜,一隻叫小白。

 

就跟人類交朋友一樣,白鯨們也有各自的性格與脾氣,娜娜的特點是能將訓練動作準確無誤地完成,但個性冷淡較不親人,相較之下,小白就顯得和藹可親多了。

雖然由於年紀較小的緣故,在表演時,常常會出現一些小凸槌,但是相較之下,胡志帆還是比較喜歡小白。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魚嗎?」

 

當胡志帆撥弄冷掉的飯菜,有一口沒一口吃著晚餐時,

隔壁組的葉海茵突然滑進他對面座位,神秘兮兮道。


「小說故事裡,有很多吧。」

胡志帆將咖哩連著白飯放進嘴裡,冰冷香料的氣味,老實說不可恭維,

但公司唯一全額補助,只有那家廠商進駐的自助餐,

縱使食物遊走在可吞食與難以下嚥之間,為了省錢,胡志帆實在也沒得選。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劉連成挾起一片生魚片,沾上大量美乃滋,正要往嘴裡塞,

突然間,一陣刺耳警示聲,在船艙中響起。

 

劉連成放下筷子,抓了抓光溜溜地屁股,走向船頭的魚群探測儀,

確定XYZ軸值,朝既定方向前進後,他從夾板拿起竹竿,撥開凍得硬梆梆的死魚,

從冰倉裡撈出一罐雪碧,咕咚咕咚灌進肚裡。

 

劉連成非常討厭穿衣服,如果在陸地上,一個皮膚鬆弛中年人,

頂著一尾沉甸甸大肚子,赤裸逛大街,那是準登報上新聞的,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嘿,老王你也來啦。」

 

陳先生拖著皮箱走進店裡,一眼瞧見抱著一大桶塑膠籃的老王。

 

「是呀,經濟不景氣嘛。」老王將儲值卡插進機器,朝那台X國進口滾筒式全新機種瞅了幾眼,讚道:「樣式倒是不錯。」

 

「新機種嘛,洗出來該要更乾淨了。」

 

「老朋友了,別說我沒提醒你呀,新機呀那栓子可得栓好,鄰家那個糟老頭,上次就是沒用好,那水呀、髒污呀,噴的,把店裡搞得亂七八糟,連機器都把人家搞壞了,聽說老闆光是整修費,就又花好幾百萬呀!」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又過數十寒冬,攤販上的人客來來走走。

這天,陳黃春梅一如往常地蹲坐在鐵盆前洗菜,正巧看見男人西裝筆挺,挽著穿著火辣的女人,自對街經過。

 

「哈囉,年輕人,好久不見。」

陳黃春梅朝年輕人伸手揮了輝,露出缺角的牙。男人在瞧見陳黃春梅後,臉上卻僵了僵,刻意轉過頭去。

 

「吳經理,那個大嬸好像在朝您招手哪。」

濃妝女子吹氣如蘭靠在男人身旁,白襯衫內若影若現的豔紅胸罩,隔著薄布料抵在男人胸前,暗示性的磨蹭。

「大概是認錯人吧。」男人盡量維持面部表情不變,心虛答道。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冬天特別冷,陳黃春梅將瓦斯關起,將剩下的粥裝入鐵鍋內,走向坐在路旁的男人。

男人穿著皺巴巴的西裝,從下午她將綑綁攤販車的鏈條拉起時,就一直坐在公車站的鐵椅上,失魂落魄的樣子,看來又是油電雙漲下的犧牲者。

 

「經濟不景氣呦。」陳黃春梅將鐵鍋遞向男人,對上男人的一臉錯愕,陳黃春梅朝他裂嘴一笑,露出缺角牙齒道:「賣剩的,天氣那麼冷,喝點粥吧。」

 

男人感激地接過鐵鍋,拿著陳黃春梅遞給他的鐵勺,就這麼呼嚕呼嚕地喝起來,不一會就將粥喝個精光。

「謝謝妳。」男人站了起來,走向蹲在地上刷洗碗盤的陳黃春梅,他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撈出三枚十元、三枚五元跟兩枚一元。

這便是現在這名男人的全部家當。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段考要到了,於是大家相接一起去了圖書館。

 

阿山把他家裡所有的參考書都搬了過來,原因是他媽媽說如果在考試前沒有把她幫阿山買的參考書寫完,或是沒考到全班第一名的話,就要把阿山的腿給打斷。

在林美美長期霸佔全班第一名,而且每次考試都足足高出第二名200多分的情況下,阿山決定選擇比較簡單的選項,所謂團結力量大,分工成員分別是阿山、胖子、猴子跟我。

 

阿山將書堆分成五堆,用抽籤決定。

 

「等等,」我脖子冒著冷汗,望著阿山,小心翼翼地確認道:「怎麼會有五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考過期末考的,通通給我去當兵!」教授烙下狠話。

「那女同學怎麼辦?」學生問。

「不管男的女的,通通都給我去當兵!」教授鼻孔哼氣。

 

當萬年書卷的她,不及格的消息一傳開,大家都跌破眼鏡。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看著那盒即將於一小時後到期的豆沙酥,沉思。


『阿~A~咿~喔~嗚~~~ 阿~A~咿~喔~嗚~~~

  阿-A-咿-喔-嗚-!!!…您好,我是住在您對面的鄰居…』


當察覺時,身體向來跑得比腦袋快的我,

已經捧著豆沙酥站在鄰居家門前,自動自發清清喉嚨,進行閒話家常特訓。

 

曾在電梯碰過幾次,對話排行榜前三名,無外乎是天氣、天氣和天氣。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相傳愛迪生因為在火車工作時,

因為實驗差點引爆火車,被管理員甩了一個耳光,

連工作也被辭退,

 

萬念俱灰的他,一個人默默來到街角的圖書館。

 

他總是這樣,心情不好時,來到這棟安靜莊嚴的殿堂,

看著古往聖賢的智慧話語,心情也跟著平靜下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