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分類:[練筆] 巴哈徵文 (夏日傳說2012)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羽毛密密麻麻寫滿字,幾句看下起來,分明是相當高深的兵法,為什麼兵法會被寫在這隻鴿子的羽毛上?難道說,鴿子是什麼隱士票選鍾愛寵物之類的?

 

「這些句子誰寫的?」越看越驚,張良忍不住問。

「敝人,在下,我。」鴿子有些臭屁,「兵法,送你。」 

 

「這麼多毛,你長得回來嗎?」張良有點擔心。

「不收,拉倒。」瞧見張良神色不定,鴿子開始將羽毛一根根插回身上。

 

「誰說不收啦。」張良趕緊將羽毛收進衣袖,「先不管兵法了,我的六百塊呢?」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底想幹什麼呢?這隻鴿子?

 

那隻看起來相當普通的鴿子,瞧見張良醒了,先是重重咳了兩聲,表達他對接下來雙方對話的慎重,用嘴啄刷了刷尾羽後,牠開口:「起床,現在,跟我走,馬上!」

 

「現在的鴿子都這麼講話的嘛?」張良揉了揉發疼的額角,「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只有,送你,兩個字,」鴿子惡狠狠地將臉貼近張良,「…拜託!」

 

「喔。」張良的回應是拉起涼被,用非常中二的速度轉了身,他決定繼續睡。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關於張良這個題材,雖然知道已經有很多人寫過了,不過還請給我一個機會,這樣。(笑)

 

秦國滅韓後,張良散盡家財,行刺秦始皇於博浪沙,卻未成功。

為了讓行刺失敗的張良開心點,倉海君決定帶張良上圯橋散心。

 

「所以現在是?」張良望著手中的鴿子飼料。

「就這樣,大把大把地散播歡樂散播愛呀!」

倉海君開始將手裡飼料大把大把撒向橋下,引來一大群麻雀、鴿子、白鷺鷥、鵜鶘爭食。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開始只是純粹與婉婷吃了頓感謝飯,後來由於住得近的緣故,相處時間漸漸增多,從陌生寒暄到熟識,聊著彼此喜歡的事情,訝異喜好如此相近。

 

長期下來,我愛上了婉婷。

一次酒醉後的衝動,意外展開了我與婉婷的同居生活,婉婷的聲音總是細細柔柔的,個性溫柔婉約,總喜歡把蘋果切著兔子的形狀,煮出來的每盤菜,都跟她的人一樣可愛,完事後那紅撲撲的臉蛋,總是令我不禁想起與老婆剛結婚不久,她那嬌澀清純的模樣。

我已經許久沒回到那邊去了,每個月我依舊照老規矩,固定匯入五萬元,至老婆與我的共同帳戶,也許是下意識對老婆的愧疚與補償吧。

這天,婉婷的眼眶紅通通地,努力逗她笑,她也只是眼神悽楚地望著我,不願對我解釋,只是不斷地說,沒事沒事,只是眼睛有些過敏。

 

這哪裡是什麼過敏的樣子?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天一早,我在頭痛欲裂中醒來,望著類似家中格局的陌生客廳發楞。

 

「劉組長,你醒啦。」拿著水杯走過來的女人,看起來很面熟,我壓了壓發酸的太陽穴,這才記起她是曾經在FAB裡碰過面的作業員小姐。

「謝謝。」接過水杯,我從沙發上坐起,環顧這五坪大的小房間。

「劉組長,擦擦臉吧。」女人貼心地遞來熱毛巾,擦完臉後,精神頓時也振奮不少,我用手機向公司請半天假,準備到一樓收拾殘局,朝女人道謝,正準備離去,女人突然拉來一只行李箱,昨晚四散滿地的衣物此刻不僅被洗得乾乾淨淨,還被排列地整整齊齊。

她將行李箱拉鍊拉起,動作俐落地將箱子拉至我的身邊,我接過行李箱把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她道謝道:「那個…謝謝。」

 

直到這時候,我才想起我連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婆是個非常喜愛植物的人,家中陽台總是充滿各式各樣的花草。

 

在花草中,老婆特別喜愛那株金桔樹,據說是因為小時候,她與爺爺奶奶同住,只要金桔樹的果實成熟,奶奶便會將金桔摘下做蜜餞,用泡製的蜜糖漿,泡金桔茶給她喝。

那株金桔是她從鄰居手中攔截下來的。

剛帶回來時,許多葉子都成褐黃色,發皺捲曲,枝葉萎槁,老婆花了不少時間,修剪受損枝枒,摘除枯葉,又將老舊容器替換清理一番,在老婆細心照料下,新抽芽的葉片寬厚油綠,整棵植物簡直煥然一新。

當金桔樹冒出果實的那周末,老婆開心地整天哼歌,小小的金桔漸漸長大,逐漸長成如嬰兒拳頭般大,覆滿金黃色澤的沉重果實,老婆就像對待坐月子的媳婦般,對它加倍愛護照顧。

 

這天,一如以往回家,吃飯洗澡並無異狀,直到躺上床鋪,老婆才一臉悶悶不樂地表示,金桔樹的果實少了幾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呀,妳都不知道,前陣子Michelle帶著她的電子babyROOM168,妳猜怎麼著?她可是釣到一隻大金龜阿,富銘集團高層,頭銜丟出來嚇死妳,台灣第一集團那叫什麼來著,他二太太的長子呀,Vicky說,現在呀,guccichanel什麼早退流行,當小三一輩子出不了頭,有什麼好,養個電子baby,讓那些大老看看,自己可是未來的賢妻良母,想想看,能增加多少機會呀,妳不知道,聽說,外國男人最喜歡帶電子baby來喝酒的女人,他們好像說那叫做什麼很charming,最重要的是,連Carrie那婊子現在手上也預購了一隻,妳說說,我們怎麼可以輸給那個賤貨?」

 

「什麼?妳說連Carrie也買了!」

 

不自覺施力折斷眉筆,Rebecca掌心一攤,順手讓垃圾落入淘汰化妝包裡。

 

那賤貨,她們整個team裡,就屬她最不fashion,現在連她也買一隻,這樣看來,如果她不fasterfaster跟上,那下次together聚會talk時,難保被奚落的包準就會是她了。

 

一想到這裡,Rebecca趕緊從桌上拿起她的iphone10X,點開姊妹推薦的購物網,認真選購起來,才剛看沒兩三個商品,線上客服視窗隨即在商品頁面的左下角彈起,「您好,歡迎來到Hulan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請問我能為您提供什麼協助嗎?」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硬!」

培根被江江一甩,跌進瓷盤,鏗鏘有聲。

媽呀,這什麼堅強培根?

牙齒犯疼的江江,不禁抖了抖眉毛,但除了抖眉毛外,他實在無法做出什麼更有建設性的舉動。

 

店是這裡最熱門的麵店,沒什麼華麗理由,只因為店是這裡唯一僅有的麵店。

 

「阿彌陀佛,施主,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隔壁桌的黃袈裟和尚,背著一根伏魔杖,滿臉祥和地捧起湯碗,啜飲一口,一派隨遇而安的模樣,江江偷瞄其碗,兩片海帶薄如蟬翼,在色淡如水的湯裡飄揚。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跟叔公阿嫂集資,自己開間麵店算了,解救同胞於水深火熱之中,捨我其誰,當江江皺眉將帶有甜味的酸辣湯一舉吞下肚時,窗外狗群突然哀嚎起來,叫聲淒厲,悽悽慘慘戚戚。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殭屍盡責地躺在地上,晚上剛下過雨,草地還有點濕,一下子就把他的背滲出一個大黑印子。

穿道服的男人,嘴裡唸唸有詞,桃木劍朝草叢作勢一砍,所有殭屍連同他,有志一同蹦起來。

跳高,掉頭,倒地,收工。


「卡!卡!卡!」


導演氣急敗壞跟著跳起來。


「新來的喔!」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底是誰說法律系出身就鵬程萬里、前途似錦?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有訂購一千瓶-」

「沒有!」砰!

喂,至少聽我把話說完嘛~鐵門砰地一關,幫寶適欲哭無淚,摸摸鼻子,從昏暗樓梯間走下樓。

從畢業日算起,失業整整三個月的他,接受X機關輔助媒合,進入一間貨運公司擔任快遞,天知道快遞與他科系打八竿子有啥關係,不過超展開歸超展開,對於找不著工作的他而言,畢竟是份頭路,他也就安分接下了。

進入公司以後,他才發現,這公司實在不簡單,原來貨運公司根本是幌子,從國外運送各種奇特貨物,舉凡:八眼鸚鵡、猿猴手掌、半夜會跑出少林寺十八銅人的魔鏡(這鏡子被一名三十歲OL買去,天知道她想做什麼),才是公司接洽的真正業務,由於各國的國貿法條不盡相同,所以才會藉由X機關,吸收他們這些法律人才,能依法就依,沒法依就鑽。

雖然業主時常會有讓人目瞪口呆的需求,不過偶爾公司也會接接像這樣較為樸實的貨物,留些正常案件備查,遮人眼目。

幫寶適垂頭喪氣地幫機車解鎖,拿出公配的iPhone5,開始找路。

這次負責運送的貨物,是一千瓶可口可樂曲線瓶,單上說必須在今日晚間九點以前送到,問題是,在上面註明的地址,只簡單寫著中正路1414號,幫寶適翻翻白眼,天知道台灣有多少條中正路,填單出包的小姐,打整整一個上午的電話,還是沒聯絡到收件人,也就是說,只能靠他一條條跑去直接按電鈴詢問了。

唉,送貨的男人真命苦,幫寶適稍微扭動肩膀,認命跨上機車。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醫生將裂開勒痕仔細縫合,不留一點痕跡。

 

設備很新,空調很冷,他卻滿頭大汗,移至屍體上空的手術刀明顯頓了頓,想起術後那筆鉅額費用,醫生心神稍定,拿刀的手也比較不抖了。

 

醫生將經過萃取的脂肪針,順著切口緩緩注入。

 

據說幾年前,富商與他那唯一兒子曾有過激烈爭吵,老當益壯的他甚至登報斷絕父子關係,這事阿,說不定跟這名『情婦』脫離不了關係。

不過話說回來,這種『情婦』富商也吃得下去,有錢人的嗜好,果然不是老百姓能理解,醫生朝『情婦』那波瀾不興的平胸望去,將即將見底的針頭拔出,再換上一根。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總算等到今天。

 

將軍大喝一聲,渾如巨雷,奮然一掃,大刀舞處,人頭落地。

刀劍無情,灰飛煙滅,百步之內,軍隊潰散。

 

 

十年苦守,就等此刻。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是一貫的溫文儒雅。

 

 

「郭如成」我叫住了他。

「恩?」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什麼會這樣,我自己也不清楚,總之在停腳踏車時,我劃傷了腳。


「幹。」朝被棚架鐵片劃傷的小腿望一眼,現在想起來,或許是某種預知也說不定,可惜駑鈍如我沒有發覺。


將腳踏車卡進鐵架裡停妥,上課鐘聲快響了,我一跛一跛朝階梯教室走,一年一度的教學評鑑又到了,階梯教室外頭隨處可見正在搭鷹架的工人,有些好奇盯著我血流如注的小腿瞧,我盡量不去理會,走進教室。


不是我特別好學,翹課嘛,這種事哪個大學生沒幹過,何況我左腳受傷,請假根本情有可原,但今天是陳教授點名的日子。


陳教授的課是全校公認營養學分,要過很簡單,但必須抓到訣竅,陳教授一學期只會點三次名,每年日期都是固定的,只要這三天都到,包準穩PASS,唯一問題只有這傳說中唯三的點名,一概不接受請假說情,換句話說,如果三天有一天沒到,你唯一能拿的,就只有行政大樓的停修單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GM:初音ミクの消失 )

調閱監視器畫面出現的身影很熟悉,令瀨戶裕典百思不得其解。

「玄子…為什麼?」

「哈嗯~哥,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

快要撐過人體極限的瀨戶裕民,狂打哈欠。

 

第二天,玄子還未走進教室,就被瀨戶裕典給攔截下來。

「學長!你不是在醫院嘛。」玄子努力保持臉部鎮定,氣勢卻很弱。

不想說明逃院過程的瀨戶裕典,表情很複雜,語氣很堅定。

「玄子,我有喜歡的人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瀨戶裕民接到電話時,他正在補眠。

 

好不容易脫離恐怖期末考,正想大睡特睡連三天,沒想到一接起電話就是驚天動地的大消息。

「哥他昏倒在實驗室!?」

神智瞬間驚醒,直覺坐起,嘣地一聲巨響,馬上讓他又躺臥回去。

 

可惡,睡上舖的悲哀!

 

順著床側鐵梯,三步併兩步跳下,當瀨戶裕民梳洗完畢準備出門時,『海德格,救我。』鈴聲精準響起。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別碰!」

從來沒見過學長發這麼大脾氣,玄子有些愕然呆站原地。

當瀨戶神色緊張將筆電一把抱起時,從震驚當下回復的玄子,突然用力朝地板踩踏,一步一步忿忿朝門外走去。

 

什麼嘛!!虧我那麼…不就是台破筆電嘛!!

 

沒空理會一臉委屈的玄子,瀨戶望著一格格還原進度,又緊張,又擔心,不由得滿身大汗。

 

初音,初音,初音。

拜託,神啊,求你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四肢綁附床柱的女人,拱身,扭動,激烈掙扎,整座床嘎茲嘎茲地響,宛若將被解體。

「ku Ro Fu Ma Cu Di Co De!」

女人驚聲尖叫,眼球360度不規則翻轉,呈現煮滾過的灰白。



他將聖水揮灑而出。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身體嘸爽快,就是bodyhappy啦!」

看著他與同事相互搞笑的樣子,在他領空觀察許久的阿飄,不禁欣慰地點點頭。

 

阿飄看上他很久了。 

 

個性活潑,容易跟人打鬧成一片,如果成為他,日子應該不像生前那般難過,而是充滿愉快愜意吧。

抱持這樣的想法,阿飄每天都耐心等待。

 

終於那天來臨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碎念時間:今天不確定趕不趕得回來擠No.27下篇,非常乾脆地直接用No.28頂著先,等明天擠出下篇後,再來喬。 :P

 

當物體映入眼瞼,將影像傳達至視網膜時,將造成細小的電流,電流傳達至大腦時,將訊息傳達至反應部門的同時,也會向思考部門遞出備份,藉以判斷這個舉動是否恰當。

視神經總共由約一百二十萬個視網膜節神經元所構成,總長度約為5公分,舌頭離大腦的判斷與思考部門距離較遠,從簡單的數學運算中可以得知,當反射神經促使他的聲帶產生振動同時,大腦思考部門能夠順利截斷原本預期發生的反射動作,完全來得及阻止。

於是原本應該聲振百里的尖叫,到嘴邊只剩下輕描淡寫的一計悶聲;『…呀。』

就算是再細微的呼喊,畢竟還是帶上訝異的色彩,驚動了坐在隔壁正放下軍事雜誌,拿起字典的有吾。

 

『怎麼了?』有吾從字典中抬起頭。

『…沒事。』弓子說,一邊把剛抽出的書籍輕輕滑回書架裡。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