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分類:[同人] RWBY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緩慢連載ing (喂)

 

那是一個嶄新面孔,負責城外治安的侍衛長,昨日甫調職,走廊返回寢室的路上,兩人無語,在她推門之際,一直沉默的男人卻開了口:「雖然城裡守衛雲集,未必能時刻顧及公主安危,西洋劍劍走輕靈、舒展優美,如果殿下願意,請容我為您指點一二吧。」她直望著他,成為繼女後,想走偏門關係接踵而來,世間事離不開名利,這男人自動開口教她練劍,圖得是什麼?

 

她略微沉吟,應下此事,人與人本是相互利用,她確實需要一套自我防護機制。

 

第一次上課,侍衛長概略講解基礎步法、刺擊與撥檔技巧後,遞給她一只練習用劍,「有人喜歡先見樹後見林,我的教法卻是相反。」侍衛長自腰間抽出長劍,她手握劍柄,蓄勢以待,他卻遲遲不出劍,突然向她走來,朝她頭頂用指扣輕輕一敲,「散著頭髮練劍,可不是個好主意。」她臉上一紅,胡亂從暗袋掏出絲巾,將頭髮繫成馬尾,侍衛長這才舉起劍,身形略低,朝前突刺。

幾番交戰後,侍衛長西洋劍一挺,她長劍頓時脫手,噹地一聲,落至地上,不服輸的個性,另她拾起長劍,再握劍柄時,手中力道暗自加重幾分,一股淡淡的白色霧氣在她身旁週遭流竄,她卻渾然不覺,僅是緊緊握住手裡的劍,屏息凝氣,望著眼前的男人,男人與她對望半晌,突然放下劍,淺淺一笑道:「妳先自個練習擊刺動作,試著想像適才攻擊,應該要如何防範,我去找個人,今天的課就暫時上到這。」

 

她有些傻眼望著男人迅速消失的背影,她原本就是新手,有必要這麼歧視她嗎?再度舉起劍,她朝前猛刺,多練習幾次,下次務必要讓他刮目相看。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漫天飛雪,飄落髮際。

她仍記得初來到皇宮的那天,也是一個下雪的日子。

 

那天,不同與往常,她與母親難得能飽餐一頓,喝著向來只能從咖啡廳玻璃窗外頭,望見的熱牛奶,母親的眼神飽含著一種她當時未能明瞭的隱昧,「妳會過得更好。」母親將她擁進懷裡,喃喃低語,像在說服她,更像在說服自己。

她在女官的攙扶下,第一次在沒有觸著雪地的情況下,踏出戶外,小心翼翼地踏上絨毛地毯,接駁她的馬車溫暖,座椅柔軟而舒適,即便是在光滑如鏡的皇宮室內,每走幾步,牆側也架著火爐,讓室內與室外如同身處在不同的空間般,「君上,孺等將公主帶來了。」

她在女官的指引下,走向老國王,好奇地向著他臉上的皺紋瞧,老國王伸出手,試著用手指圈住她那宛若白雪的手腕,她的手腕是如此的細小脆弱,「君上,稍等帶公主往東側客房住下,可好?」東側客房,那是宮中來客暫歇之地,「不了,等等帶她梳洗後,直接在主殿住下吧。」主殿,是老國王居住的地方,老國王摸摸她細緻的秀髮,放下手時,手指不經意滑過她暴露於外頭的鎖骨,惹得她泛起一陣輕顫。

 

那年,她十四歲,正式成為國王的繼女,與情婦。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