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五年拍下來的素材檔案,容量高達12T…初剪大概花了半年,剪出五個多小時的影片,雖然已經割捨很多東西,這個版本裡每個爸爸的人生過程都還是有很完整的起承轉合。但篇幅還是太過冗長,要講的東西也太過飽滿,所以和監製討論後,就想辦法把篇幅縮在兩小時內。修剪重點,是在六個爸爸生命樣貌雷同的地方,留下最具代表性的那一段…我知道沒有辦法讓六個人都很清楚完整,我就把這六個人變成一個樂團,做成一個單一主角的形象,整理出讓觀眾在戲院觀看的時間範圍內可以理解的內容。

                             --所謂感動,不只是流流眼淚-專訪《一首搖滾上月球》導演黃嘉俊

 

不同於《不老騎士》騎車環島追求夢想的單一主題,《一首搖滾上月球》更偏向是一個用搖滾作包裝,以練團當軸線,拉出六名罕爸家庭的故事。因為記錄片不像商業片可以預設劇情,指定上場的人們必須說什麼話,交代清楚什麼事,剛看完全片時,有些部分其實不是很了解,或是用自己認定的想法作解釋,直到映後座談黑糖導演一解說,很多事情才恍然大悟。

 

「主耶穌謝謝你,讓以欣有這個機會可以參加考試。」原本以為巫爸哽咽說出這句話,是因為罕病孩子很難得可以考大學,後來才知道是因為罹患尼曼匹克症,常常活不過二十歲。

 

看電影的時候,覺得鄭爸很開朗,對孩子很好,聽導演解說,才知道原來鄭爸先前其實是一名非常嚴厲的父親,在大兒子尚未發病前,考試沒有100分,少一分、打一下,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博仁考了一張考試卷,92分,但是不敢回家,後來偷偷把考卷藏起來,回到家,爸爸問他說,你今天的考試卷呢?他說,被風吹走了。結果被罰站在家門口,連晚餐都沒有吃。可是升上小三後,博仁就發病了,腎上腺腦白質失養症退化很快,大概半個學期,就只能癱瘓在床上,甚至不能再叫爸爸。這件事對鄭爸衝擊很大,所以才有了電影裡的那段話:「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那我知道,孩子是罕見疾病,我想我會用一千萬倍的父親的愛來愛他們。」

 

回家查找資料時,發現鄭爸的故事曾被剪輯成短片《地瓜阿爸》,看完後,對鄭爸那番話,又有更深一層的感觸,那段自白是在2012年冬博仁過世後拍的。父母養育孩子,對小孩有所期盼是可以被理解的。把最好的都給他,栽培他,培養他,希望孩子將來能完成自己過去沒完成的遺憾,但在孩子的心中,有時卻會造成「如果考試成績不好,爸媽便不愛我」的錯覺。

 

父母普遍希望子女比自己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一個為人父母者的心願…國內家長教育期望普遍都很高,原因有二:一是教育的價值對於台灣民眾而言不僅是可作為提高職業與收入的工具,而其本身就有很高的價值與地位,二是台灣地區民眾普遍有「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崇尚教育之觀念…人們因而抱持相當高的教育期望,此種情形在台灣社會更是明顯可見的。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談父母的教育期望(黃淑惠) 

 

我們姊弟從小,就在父母超高標的期望下長大…我母親很年輕就結婚,她高興的時候很疼孩子;但不高興的時候,我們就有得好看。加上嚴格說起來,我的照顧者其實是我的祖母,這讓年幼的我十分錯亂,我不知道媽媽到底是愛我,還是不愛我?到底是欣賞我,還是不欣賞我?我一直有一種感覺,我好像永遠都不夠好。…我那個年代,很多父母都有種奇怪的傾向:習慣把孩子的挫敗,當成是自己的恥辱。孩子學業不順、工作失利、戀愛失敗或婚姻生變,他們腦海中先想到的念頭不是「孩子在這過程中也受了傷」,而是「真丟臉」。在這種情況下,家,絕不是一個避風港。孩子在外面受了傷,必須自己處理傷口,不要帶回家讓別人耳語、讓家人「丟臉」。 --因為女兒,我才學會純粹的愛(吳淡如)

 

對父母來說,很少會去想,甚至不敢去想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一塊,但是罕病孩子的父母卻被迫必須去面對這些事,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孩子是罕病,在發病前想更疼愛他一些,不再去在意那些社會價值觀,只是對他好,想讓他知道爸爸媽媽真得很愛他,正如導演所說:愛要即時,對鄭爸來說,最大的遺憾,就是來不及把他的愛給孩子。

 

在某場電影映後,巫爸引用聖經的比喻:「孩子是上帝交給你保管的產業,好比說有一個人借你一條很漂亮的項鍊帶,有一天他把它收回去了,你要感謝他這段期間,這條項鍊帶給你的快樂,帶給你的滿足。」這段話讓我想起堅持種植無農藥蘋果的木村阿公曾說過的另外一段話

 

大家都說,木村很努力,但其實不是我,而是蘋果樹很努力。這不是我在謙虛,是發自內心這麼認為。因為,無論人再怎麼努力,都無法靠自己開出一朵蘋果花,不管是手上還是腳上,都不可能開出蘋果花。也許大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不這麼想的人,代表他並沒有真正理解自然。看到整個果園滿滿的蘋果花,我深刻體會到這一點。這些蘋果花不是我的功勞,而是蘋果樹的功勞,主角不是人,而是蘋果樹。我之前不懂這個道理,一直以為是自己在種蘋果,以為自己在管理蘋果樹。其實,我只能協助蘋果樹而已。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我終於了解了這一點。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

 

我們沒辦法代替蘋果樹,在手上或腳上開出蘋果花,我們沒有辦法命令蘋果樹不要落葉,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用愛好好協助蘋果樹而已。愛,所有孩子夢寐以求的,沒有要求,不求回饋,不會受到長相、成績、財富、成就所影響,僅僅是一個微笑、一個擁抱、一下眨眼、一句爸爸母親節快樂,僅僅是孩子能喊出一句爸爸,能不摔倒受傷平安長大,這些平凡到不行的小事,就能讓人開心一整天,父母對孩子,隱藏在內心深處-最純粹的愛。

 

可惜的是,大多數孩子健康的父母,卻因為太過理所當然,而忽略了這一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恩比柿 的頭像
恩比柿

恩比柿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