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勝者強 莫忘初衷】

堅強就是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要繼續完成自己的承諾。

目前分類:[練筆] 二十四節氣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三樓音樂教室。

 

說老實話,守株待兔的時間是無聊且漫長的。好家在最近人文學院演講辦很多,有事沒事我就跑去吹冷氣,順便加減聽,所以面對現在這種與兩隻公狗同處一室的無聊場景,我非常學有所用地,盯著牆面水漬猛看,試圖用聯想法殺時間,認真說來,這塊壁癌的樣子,看起來倒還蠻像一匹馬的…

 

「黃~~~仔~~~」十分鐘前看見黑影在牆上跳舞的黑嘴,再度有所表示。

「黑嘴,你這樣不行,想想咪咪,如果她知道你這麼怕鬼,她會怎麼想你?」我語重心長拍拍黑嘴。

「不是的,黃仔,你快看,這次是相框裡的人物在跳海帶舞呀!」黑嘴的語氣中有著萬分委屈,為了不讓黑嘴傷心,我勉為其難朝他指的方向望去。

 

…好吧,我承認,這次我也看見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樓廁所。

 

Q毛踏上馬桶,將童軍繩最尾端的繩結奮力一甩,拋過隔間頂端,從馬桶跳下,走出隔間,將童軍繩結成的繩套,套過布偶,戴上假髮,稍微測試布偶上下移動的流暢度,簡單固定後,繼續往下一隔間邁進。

 

這次從麻袋裡拉出的布偶,手臂做得有點長,當Q毛在調整繩索長度時,布偶手臂一直不斷搔到牠,惹得Q毛不禁抖抖身子,「啊哈哈,好癢-好癢呀哈哈~」好不容易將固定長度拉好,一轉頭正好與垂著頭的布偶臉對個正著,Q毛驚奇地望著會隨牠移動,左右搖擺、上下移動的布偶頭,沒有絲毫懼怕,反而嘖嘖有聲道:「真不虧是高科技時代,連布偶都這麼酷,不僅會動,還會跟節拍耶。」

 

面對朝他手舞足蹈的布偶,Q毛情不自禁一下向右,一下向左,來回踱步,直到測試夠了,這才心滿意足,從麻布裡拉出另外一只布偶,遇到這種天生大條筋,布偶似乎也拿牠沒轍,只能悶悶垂掛門板外,期待下一個能被它嚇到的生物,沒想到Q毛才一轉頭,馬上便如布偶所願,驚聲尖叫起來。

 

「汪呀,阿亂!嚇死我了!」望著被自個同伴嚇到的Q毛,布偶的表情很猙獰,似乎在說,我明明就比較恐怖,你為什麼反而會被牠嚇到勒?面對Q毛的驚嚇,阿亂只是敷衍點點頭,依舊不發一語蹲在廁所大門前,專注聆聽著來自於走廊上的聲響。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汪呀…等等!?」

 

與土豆一起吶喊完的小黑,馬上察覺出不對,他要土豆稍安勿躁,面對牆面上越來越清晰的臉,小黑試探喊道:「小米,是你嗎?」

「小黑、土豆,好久不見,呼,累死我了。」一股作氣從牆面穿越跳下的狗,果然是小米。

 

「小米,你為什麼會從牆壁跑出來阿?」既然是小米,土豆理所當然就不怕了,完全沒有察覺任何異狀的他,迅速從小黑身上跳下,朝小米跑了過去。

「小米,你…還好嗎?」望著小米半透明的身軀,小黑隱隱感到事有蹊蹺。

 

「我?我很好呀,先不管這個了,你們聽過德記肉罐頭嗎?」小米舉起手舔了舔腳爪,一臉沒啥大事發生的神情。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下室。

 

長期待在密閉空間,對喜歡活蹦亂跳的土豆而言,無疑是一件苦差事,為了不要讓自己太過無聊,他開始學山羊,在高低不一的堆疊紙箱上跳來跳去,在他自得其樂跳到第十一圈時,一直保持沉默的小黑突然開口道:「土豆,你知道為什麼人類保健室的棉被,最前端必須倒折嗎?」

 

「為啥?」不斷動來動去的土豆,終於停下動作。

 

「關於這個,我也是從人類那裏聽來的…」防止土豆再度起乩,讓狗看了就煩,小黑趕緊講起故事。

 

「那天,我正在警衛室前乘涼,突然來了五個女生,就在我旁邊聊起天來,大概是等等有什麼活動吧,她們全都盛裝打扮,在那嘰嘰喳喳一直吵,本來我是考慮換地方的,後來看在裙子很短的份上,也就勉強待在那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以設施、舒適度及寬敞度作為考量,進行最優環境評比,

大學校園絕對是我心目中的第一。


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我愉快漫步在椰林大道,找了塊陰涼處,就地一蹲,

先看看周遭鶯鶯燕燕翠翠紅紅,培養情緒,然後-

 

開始大便。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碗紅豆湯的怨念》

這天,某恩突然非常非常想喝紅豆湯,當我腳步正朝紅豆湯專賣店邁進時,一股莫名其妙的想法,莫名其妙油然而生:在把小雪完結前,就禁止喝紅豆湯吧,就是這股莫名奇妙的怨念,讓我喝到紅豆湯的時間,整整晚七天。

每天每天,我都在超想喝紅豆湯的情緒下起床,在『可惡呀,今天又寫不完阿QQ』的怨念中入睡,為了盡早喝到紅豆湯,每天都很努力想幹掉王裕豐(喂)…總而言之,終於吃到紅豆湯啦混帳(喜極而泣ing)

 

大魔王沒錯就是我,我就是大魔王。(心)  

 

Bug、錯字、時空錯誤或拉哩拉雜什麼,暫待一陣子,再來好好痛快淋漓地大修特修吧!

現在是時候,開始補完另一篇故事了。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真是可惡呀,那個傢伙,耍帥都是他,讓我擦屁股。

 

每當丙元回憶起當年的兵荒馬亂,還是時常咬牙切齒,為了支撐時效到期的結界,丙元狂噴鮮血之餘,還得應付受到大量魂魄數量吸引,隨之而來,將他團團包圍的冥界鬼役,光是從千萬星點裡,準確找出那顆與眾不同的火苗,就讓他飽又醉了,拜託,那可不是從幾十顆裡選一顆,而是從千萬顆找出一顆耶,又不是在玩『威利在哪裡』。

 

現場狀況再再考驗著他的機智、眼力與臨場反應,好險千苦萬苦,他也總算是撐過來了。

 

丙元將手中狐屍放下,朝屍身東瞧西瞧,這只妖狐在人間修練百年,好不容易得道升天,他也是暗自費了不少功夫,提供不少上好的法器,好不容易才在他離去前,說服狐狸,將即將捨棄的肉體轉讓給他,失血大拍賣呀失血大拍賣,他這個人事事都好,就是心太軟,被冥府回收的魂魄,全已遭受汙染為由,強制執法,魂飛湮滅,天知道又有什麼黑幕?這女子既然讓你如此執著,好歹也得撐到讓你瞧上一眼,你說是不是?

 

身為走無常,我相信你不會如此輕易死去的。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嗚嗚嗚…實在是太感動了。看看這精美的紋路,運氣阿~」

 

王裕豐一睜開眼,便瞧見丙元手裡捧著香爐,滿臉淚水鼻涕,盯著他的左手猛瞧,見王裕豐一臉迷惘望著自己,丙元連忙將香爐放下,自我介紹道:「我是台灣大學歷史系的學生,我叫謝丙元,非常高興認識你,先生。」

丙元將王裕豐沾滿血汙的右手握起,自動自發搖一搖,見王裕豐雙眼呆愣愣,好似又要陷進幻覺裡,只怕是草藥劑量下得太重,忙道:「你好不容易醒了,身子還很虛,我在外頭煮藥草,應該快好了,先出去看看,馬上回來~」語畢隨即朝洞外跑去。

 

待丙元跑出洞外,王裕豐這才看向自己的左手,自從接任走無常以來,左手扭曲情況日益嚴重,疼痛更是如影隨形,直到逐漸失去自主意識前,他隱隱約約記得,左手情況似乎嚴重到,只要稍加移動,就如萬蟻啃食的地步,他將左手掌攤在眼前,測試將手指動了動,情況比想像中要來的好,敢情是受到眼前青年幫助的結果。

 

「我把藥量調輕了,先試喝看看。」不一會功夫,丙元便提著保溫壺回來了,將藥汁遞給王裕豐,自個笑瞇瞇蹲在一旁,待他飲下後,迫不及待問道:「實不相瞞,我家裡代代產道士,從小我便學習道術,對陰陽學略通一二,怒我直言,走無常這職位,追魂索命,對身體總是有礙,先生以身涉險,似乎是為了強行渡化穴內封印之物,是不是想救出什麼人呢?」

聽完丙元的一番話,王裕豐突然像想起什麼似,弓身躍起,朝洞穴內部奔去,丙元來不及攔阻,只能追著他跑,直至封印處,這才追上一臉錯愕的王裕豐。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就說,他就說嘛,人類怎麼可能跑得過妖怪呢?

 

當丙元被追逐的妖怪撲倒,甚至朝他展露冷森森的牙齒時,淚流滿面的丙元懊惱地想,生為一個道士,如果因為看見妖怪而驚聲尖叫,這樣究竟算不算丟臉呢?還沒想出個結果,妖怪倒是先一步,張開血盆大口朝他脖頸狠狠咬下,「呀-救命呀-!」嘴裡驚叫連連,身體倒是自主意識,朝右側迅速翻去,千鈞一髮躲過攻擊,總算是平日的嚴格訓練發揮效果,腦袋還沒時間思考,身體便自動自發做出反應。 

不知是看丙元皮薄餡多肉大塊,還是怎麼,對於驚險躲過一劫的獵物,妖怪並沒有放棄的跡象,他再接再厲朝丙元撲去,沒想到身體騰空而起,到了半途,竟被另外一個強而有力的下顎咬斷脖子,就此不得動彈,魂歸西天。

眼前擁有野獸般銳利的生物,叼著妖怪,四腳並用身手敏捷朝樹林的另一頭奔去,丙元揉揉眼,再揉揉眼,如果適才那一猝眼他沒有看錯,剛才叼走妖怪的那個生物,分明就是個「男人」呀,丙元皺著眉頭,站起身來,拍去身上落葉,雖然外表看似男人,卻有著鬼魅的氣息,會是自己誤認嗎?

心存好奇追根究柢,向來是丙元的處事哲學,從腰包間掏出紙片人,將妖怪適才滴落地面的血跡抹上一些,隨後朝其輕輕吹一口氣,紙片人隨即宛若有生命般,自地面上站起,先是用紙做手臂朝後腦杓搔了搔,隨後有些遲疑地轉身,朝男人離開的方向,狂奔起來。

 

「看起來有些路癡,到底行不行呀?」丙元默默在心底嘆氣,師父教他如何製作追蹤紙人,可沒教過他如果紙人是個路痴怎麼辦呀,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暫時先這樣吧。

 

, ,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冷。

 

王裕豐不知道自己在地面下待了多久,師傅的最後一聲大喝,感覺上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只能無能為力待在地底,呼吸著充滿血腥的空氣。

小指的禁符漸漸鬆了,當王裕豐第N次將體內的氣聚集衝撞末端的禁咒時,終於局部解除了束縛於指尖末端的禁咒,就跟撕開密封包裝的塑膠袋一樣,只要能先開出一道缺口,撕開整個塑膠袋就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不到一刻鐘的功夫,王裕豐驅策已略顯僵直的四肢,撥開覆蓋在自己身上的泥土,動作生硬地從地底爬了出來。

 

「噁-」甫爬出地面,一想到自己曾經喝過師父的血,王裕豐忍不住乾嘔起來,雖然吞入肚裡的東西,早已隨著時間消化殆盡,吐出來的盡是些胃液、膽汁,王裕豐還是無法制止自己打從心底升起的惡寒。

「師傅,師傅!」師傅死了。淚水模糊王裕豐的視線,他試著用衣袖擦去,卻怎麼擦都擦不完。

 

不對,不對!師傅沒死,只是連同妖魔一起被封印住了,師傅沒死,她沒死!雖然解開封印機率渺茫,但也不能就此放棄,想通這點,王裕豐頓時打起精神,開始朝外走去,心底盤算先找師兄再做打算,他心裡相信,只要能聚集異能知士,定能找出解救師傅的法子。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吸血鬼

 

她好恨,她好怨。

從小她就喜歡那些天馬行空的東西,無論是在竹簡上塗鴉,還是坐在岸邊抹墨彩,她一直相信自己天生便是走畫家這一路,直到死後,她依舊對此堅信不移。

十三歲時的她,因為長兄將家中錢財敗光,不得已被賣給妓院,就算這樣,她依舊沒有放棄她的夢想,當一名畫家,之所以選中那名男人,也是因為他曾說過,他喜歡她的畫,所以她抱著千兩私房錢,下嫁給他,用血汗錢,幫他創業,實現他的理想抱負,就為了他曾經說過的那句話:「我很喜歡妳畫的畫,改天等我功成名就,我就為妳開間畫廊,賣畫。」

包覆糖漿的謊言,很快被戳破,當男人身懷萬金時,遺忘誓言似乎變成理所當然的事,她能容忍男人帶著外頭比她更年輕更貌美的女人,躺在當初他懷抱她的那張床上,抽動時佈滿汗水的身影,但她不能容忍男人胡亂評斷她的畫,當酒醉腫成金魚泡的雙眼,望著她吊掛在臥室上的墨彩,輕譏道:「這什麼鬼東西,快拿下來,咯!」她無法抑制地氣得渾身顫動。

 

於是她殺了他,離開那男人。

好了,這下再也沒人能夠阻止我,完成我的畫,她滿意地想。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小翎

 

「嗚嗚嗚,姐。」 男孩看著吊掛在樹上的大紙鳶,淚眼婆娑望著小翎。

「真是的,別哭了,你可是男孩子耶!」小翎煞氣叉腰,先是訓誡男孩一番,但是罵歸罵,問題還是要解決,捲起袖子,開始爬樹,那紙鳶掛在大樹外側,就算想用手勾也勾不著,小翎折下一枝樹枝,小心翼翼朝紙鳶竹框邊刺邊推,好不容易才將紙鳶推下樹。

 「加油!姐,小心啊,姐。」從樹下撿起終於飄下來的紙鳶,臉上掛滿眼淚鼻涕的男孩總算露出笑容,小翎手腳俐落爬下,拍了拍身上的樹屑,「走,回家了。」

 

「媽!」鐵門一開,男孩便踢開涼鞋,將紙鳶隨手放在竹椅上,迫不及待朝餐桌奔去,用手捏起一塊炒白筍,一口塞進嘴裡,小翎默默撿起男孩踢落在玄關的鞋子,順手排好,將大門關起,轉上鎖。

「這樣吃會拉肚子的,先去洗手,乖。」母親洗著空心菜,叮嚀道。

「喔。」男孩將油膩的手指在褲子上擦了擦,跑進浴室,當浴室傳出嘩啦嘩啦的水聲時,小翎走進廚房。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拉著榕樹鬚小心爬下,拍拍身上泥土。


突然,第六感查覺一個視線正盯著我瞧,我的動作頓了一頓,寒毛瞬時豎起。

我緩緩轉過身去,看見一雙發光眼眸,銳利尖牙在螢光反射下隱然可見,

腳邊躺著不曉得是屍塊還是什麼的不明物體。

 

我遇見一隻吸血鬼。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哥哥,傑克說他們今年的聖誕大餐是火雞,火雞是什麼?」

 

當我踏著父親遺留下的老舊腳踏車,在風雪很大的第五大道賣力前進時,坐在後座,與待發送的牛奶一同擠在狹窄木箱中的弟弟,正用著六歲孩童的專屬困惑,認真地詢問著我。

 

「嗯,這麼說吧,火雞就是一種相當巨大的雞,比一般的雞還要大上三倍,」我熟練地跳下腳踏車,朝停車架奮力一踢,生鏽鐵架在濕滑地面,發出嘎一聲地哀鳴,我將七、八瓶牛奶抱在懷中,走向眼前的公寓,解說道,「大概就是如此、那樣的生物吧。」

 

「哥哥,今年聖誕節,我們可以吃火雞嗎?」

「唔,這個嘛,也許我們等聖誕節到了,再來討論要吃些什麼,好嗎?」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大考結束前,暫時不要見面。」

 

 你摸摸我的頭,說聲保重,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

於是,我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

 

這裡的天氣總是陰冷,由於長期無人居住,屋裡總是散發著陣陣霉味。我試著習慣這裡,如同我試著忘記你,努力不去想我們再一起時的點點滴滴,可是回憶總在夜晚來臨時侵襲。

 

我閉起眼,便能看見那輪皎潔的月亮,從你房間窗口望出去的風景,那天從慶功宴回來的你,難得喝得醉醺醺地,一回來便對我又親又摸,我含笑望著你側躺床邊身影,心裡暗暗許下希望能永遠與你再一起的心願,可是你父親強力反對,卻讓你不得不妥協。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爸爸和媽媽晚安好好地去做個美夢吧,

     已經是大人該睡覺的時間囉。

                             -- 初音


「幹!」切開寧靜的聲響,老套的劇情,伴隨著稚嫩的哭聲。


「所以小美人魚,終於和王子一起…」

為了掩蓋隔壁棟傳來的噪音,媽媽說故事音量不自覺大聲起來。

「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故事說完哩,好寶寶要睡搞搞囉。」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砰!」貫徹雲霄的聲響劃開了一切。

  

我目瞪口呆看著學長的洗衣機從縫隙透出一線光芒,待光芒散去,學長熟練打開洗衣機,從裡面掏出據說30秒前還在滴水的牛仔褲,俐落套上。

早就懷疑,從沒在頂樓陽台見過學長,原來這就是他不用曬衣服的秘密…不對!

 

「火符不是給你這樣用的吧~」

我氣急敗壞抖著手指,指著那名企圖從皺巴巴的乾淨衣服裡找出襯衫的男人,男人朝我惡劣地裂嘴一笑,突然朝我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直到距離鼻尖只有零點一公分,連呼吸都能感覺到的距離後,突然停住不動,用那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巴眨巴眨望著我。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幾個月,天天都下雨。

 

雨水宛若瀑布般從六樓貫通到一樓,

走在樓梯間,就能感受到溪水潺潺的清涼暢快,

三個室友跟我為了要挽救岌岌可危的學分,

每當有課之時,不免穿著藍白拖跋山涉水一番,

也因為泥濘濕地走起路來倍感辛苦,所以每當回到宿舍時,

基本上便懶得再次出門,難得地連買消夜都懶。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恐懼竟是如此絲滑嗎?

 

 

屋外黑影旁伺在側,集體振翅,震耳欲聾地嗡嗡聲,壓過蟬鳴。

風鈴無預警響起,悶悶地,像放久的可樂反芻著最後訊息,

妳推開門,一頭坑坑巴巴的髮,自前位客人遺落的餘溫裡坐定。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名:絲瓜帶子的惡搞補完版 :P)

 

從前從前,在熱鬧大學裡住著四個可愛宅宅。

雖然大學生活並不富裕,但省吃儉用加上透早打工,日子倒也過得平平靜靜。

 

有一天,D3宅心血來潮想到附近山頂看日出,還沒天亮便出了遠門。

好人宅目送D3宅離去後,放下羅賴吧,用粉紅塑膠大臉盆裝滿一星期的酸內褲,

準備到屋頂去洗衣服。

  


恩比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